热点新闻:
  1. 1一代寄漓江 笔扫烟云画卷
  2. 2桂林山水的雄险美(刘益之
  3. 3彩墨当空 笔底无尘(吴治
  4. 4师人、师物、师心(唐菊
  5. 5读雨根的画——心胸开阔
  6. 6浪漫而充满激情的老者 (
联系我们

    桂林穿山书画院

    电话:0773-3878056

    手机:15307739968

    传真:0773-5867669

    Q Q:748928408

    邮箱:748928408@qq.com

    所在地址:桂林市七星区穿山小路55号

关于画家

一代寄漓江 笔扫烟云画卷雄(叶侣梅)

发布者::叶向慈   发布时间: :2010-02-27 15:39 浏览次数: :

                                叶侣梅的全部作品是他人格、生命与桂林山水大美的结合
                                             一代寄漓江  笔扫烟云画卷雄
                                             ——纪念叶侣梅逝世25周年
                                                                    向  驰
       在桂林芦笛岩芳莲麓的芳莲池畔,有一块由桂林市文物管理委员会镌刻的摩崖石刻,是前全国人大原副委员长周建人,书赠给桂林山水画家叶侣梅的题词:“桂林山水甲天下,画家朱墨添新辉”。这块竖立在桂林青山碧水之间的摩崖石刻,是对叶侣梅毕身为专研桂林山水画所作出功绩的肯定。在他逝世时,人们悼念他的挽联上作出了他一生的逼真写照:“一代寄漓江手栽桃春光艳;卅年游桂岭笔扫烟云画卷雄”。挽联的横额是“画共清漓长存”。
       桂林山水如画卷,这是举世公认的。在叶侣梅之前,还没有记载有专门研究桂林山水画的画家。他定居桂林近40年,悉心钻研桂林山水的艺术形态,孜孜不倦,精诚感人,是终身绘桂林山水画的第一人。
        叶侣梅1919年出生于广州。1942年,他投奔到桂林这座抗战文化城,却无法找到工作只好离去。那天,他将要乘民船顺漓江而下返回广东,登临船头看着苍茫中的山光水色,感慨万千。以后,在连日的航行中,一览漓江风光。他一路思索,有感从唐宋以来,就有不少赞颂桂林山水的诗文名篇,而画史上,为什么少有画家来为桂林描摹,罕见传世佳作呢?北宋杰出的文学家黄庭坚被贬广西,途经桂林,就曾发出“李成不在郭熙死,奈此百嶂千峰何”的叹息,这一赞叹亦从另一方面表达了“江山待画才”的期望。黄公望为爱富春江之秀澈,遂以江声为伴,留连不去的盘谷之志,他心想何不效仿而为之,以桂林漓江作为自己艺术创作的基地。从此他下决心把桂林山水化作为自已的艺术生命。
       1946年抗日战争胜利后,他即负箧来到桂林,任教于广西艺术专科学校。他从广东定居桂林,其直接原因,就是要做桂林人,把桂林山水化为自己的艺术生命。他无数次地跋涉于青峰碧漓,用艺术家的眼光审视百里漓江两岸的全部面貌。他已经将桂林山水,无论名山野峰,四季晨暮,雾岚舟楫,作了多方位、多样式的描绘。桂林山水的特定美感已在他的画中表现俱足。大桂林的山山水水,全景汇集于他的成千画作,上万画稿之中。
       每见有些外来画家,用自己习惯的套路来画桂林的山头,失去其丰富内涵和独特结构。虽画了爿山片水,但形似而神异,体现不出桂林山水清肌丽骨的神韵。心想“外师造化”与“中得心源”,这是自然与人的大统一,而从艺术心理上说,还是“画从于心”。因为所谓山水画,象征着自然一切物象的生趣与变化,画的是山水,然而表现的实在是透过画家眼睛的心灵之美。艺术的至美在何处?重大的艺术课题长期萦绕着叶侣梅的苦苦思索之心。他不仅是在画桂林山水这个题材,而是在思考桂林山水绘画的意识,即如何形成桂林山水画这一新的命题去作一番探索。
       首先,他发现传统的技法不足以表现桂林山水的特有的神态风貌而图破之。前人对喀斯特地貌结构的桂林山峰,可以说还没有作过用中国画笔墨方法来表现的系统探索。于是,他研究桂林山峰的形态、结构特征,摸索不同石质的皱法和线条处理方法,摸索满山多杂树的表现方法,摸索南国山水多色彩的设色方法。这些笔、墨、色的使用,虽然是传统的,但是已经由他改造,包含了他自己对桂林山水的种种认识与理解。于是,他构筑起自己的笔、墨、色与点、线、面的系统。而这些技法对桂林山水画的画坛的影响,恐怕今后还不太容易消失。在他那里,似乎可以成为某种范式而影响他人。这就使得今天许多不作再创造的桂林山水画因似曾相识而失价值。
       他面对桂林山水,善于将漓江两岸的风土之貌、四时之景的描绘,画幅体现了中国画“以大观小”的传统技巧,把实景组织成一幅幅气韵生动的画图。也善于把握桂林山水的特质,以“迁想妙得”的造意,大构其成,巧妙地把自然美与艺术美融化成一幅幅可观、可游、可居的画面,创造性地把桂林山水的真实容貌和神韵,惟妙惟肖的表现成“地上乐园信可寻”的画面。
       人们最为交口称赞他画的木船,“寥寥几笔,就显得悠然如驶,大有风送诶乃之声的情趣”。特别善于处理行船的阵列布势,以增强行驶中的动感和前进的气势,既有其情趣,也增加漓江蜿蜒曲折之势。他笔下提炼出漓江行舟的飞扬神采与嵯峨山峰的跌宕韵律,其艺术形象体现了他对桂林山水发现的美,以及所倾注的人文精神。
        叶侣梅的桂林山水画是从长期的对景写生中,逐步提炼生成的画法,与外地画家用他们自己原有的画法来套画桂林,有本质上的不同。我们几乎都能感觉到,叶侣梅的桂林山水画,已高度概括了桂林山水的形和质,在形与神的表现上,融化了不做作,不落俗套、随意写出的功夫,并有极其深厚的内涵,令人感到深得桂林神韵。所达到的水平的突出点,已经是非常人所能为的了,对后人说是一个不平凡的创造。
       1984年,广西人民出版社编辑出版了《叶侣梅漓江山水册》,出版社在编后记里认为:“叶侣梅的桂林山水画,是正在形成漓江画派的特色”。 谢盛培发表文章称叶侣梅,“特别是桂林山水,他画得最多也是最有精神”。
        新华社的《瞭望》周刊发表的文章中认为:近几十年来,桂林山水吸引了多少丹青妙手,分们纷至沓来,各自以非凡的功力和独特的艺术风格,抚纸追摹,使桂林山水呈现为千姿百态、绚丽多彩的画面。,徐悲鸿有“雨桂林”、李可染以“黑桂林”、白雪石为“白桂林”、宗其香是“夜桂林”著称。叶侣梅负箧漓江数十年,谙熟桂林山水,而且具有洗练娴熟的绘画技法和敢于创新的精神,因而对景写怀挥洒自如。物象、笔法、感情浑然一体,达到了笔韵传神的真面目和出神入化的真境界。那么, 叶侣梅应当是创造了“真桂林”,充分表现了桂林画家画桂林有情景交融的特色,富有地域性的特点。
        叶侣梅认为文学对绘画意境的启发也是很大的,诗与画常常浑然一体,所谓“画是无声的诗”。他的桂林山水画就很好地吸收了唐宋以来桂林山水诗的文学成就,倾注了诗的意境。在1964年他出版的《漓江好》六屏条的十二幅画,画的是兴安至阳朔间漓江两岸的景色,他自己填有十二首词配画。其优美的文采,显示了他良好的文学素养,非一般画家所能。为创作的八屏条六尺屏风画,是他从观察生活中概括的桂林八景,从他在画上的题识跋语中,也可以看到他的文学修养是很有深度的,与前人的赞比,足可看出他对桂林山水审美有独自的创造性。同时,也可看到他的书法有很深的功底。他遒劲飘逸的行书题跋与潇洒脱俗的画风确是相得益彰,意态恣肆。他的作品在诗、书、画这三门艺术上的高度结合,创造了无以伦比的艺术效果,这是他个人鲜明的艺术形态的整体形象,可以说至今还没有谁能超越他所创造的这个桂林山水画艺术的境界。
        叶侣梅之所以在桂林山水画上独有建树,由于他在理论上也是一个独有见地的画家。他认为中国绘画传统的精髓是“创造精神”,他认为继承传统,“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继承古人这种创造精神”。艺术贵在创新,这是不可动摇的美学原则。他说的“艺术就是要有偏见”,这如同石涛的“我自用自法”一样,就是这一原则的同义别语。是对艺术个性的强烈要求,是艺术胆识的直率表露,是他执著追求艺术真谛的思想意识。
       他在上世纪70年代的美学观已是发桂林山水美学的先声,指出桂林山石峰林景观和漓江水流委婉多姿的神幻变化,构成桂林山水美大观。桂林山水美的文化内涵,是山的石斑雨痕留下的历史沧桑感,是历代诗吟使山水附丽的诗意感,是民间传说感染上的山水奇趣感。是他将大自然与人的活动作为统一对象,揭示了桂林山水的人情美,自然与人的亲近美。是他总结了桂林山水的田园风光特色,是他在漓江木船让人驾驭自若的特有构造中,在木船漂悠江上桅杆前倾的特有动势中,发现人的意志情感与山水之间的沟通。
       正因为这些,他对桂林山水美就有新的发现。艺术家的任务不单是表现美,重要的在发现美。叶侣梅先生对桂林山水美的发现的最大功劳,是他揭示了桂林山水田园风光特色所体现的人情美。他将桂林山水拉得与人如此贴近而显亲昵之情,并将之作为创作实践的美学追求。中国山水画自唐代的“二李”,经荆、关、董、巨等巨匠,至清代的石涛,哪位杰出者不是新美的发现者?
       这样,他叩开了桂林山水画阶上的又一扇门扉。画出一批简疏、清逸、高洁、凝重风格的作品。桂林山水在他笔下“恣意纵横扫,峰峦次第成”(荆浩语),跳跃着自然本性的生机与律动。
       此时,他已抛开物象复杂外观之蔽而入其质理,又将从中抽取的特有感受与理解返入物象而化为一体,这是一种美的否定之后更高阶段的美的肯定。这种趋向愈深入,画境则会愈纯化,而精神的空间则将获得大开展。他表示要效齐白石晚年变法,有所通、达、悟、会,对此抱有必定的信心。
       他的桂林山水画的艺术道路,走了一个从“见山是山,见水是水”,到“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再到“见山是山,见水是水”的大循环。这是一个认识感知到情愫进入,再到心智回归物象再造新物象的过程,然而他的全部艺术实线所体现的某些带有规律的东西,是足以启悟来者的。
       在生命的最后几年里,他还有一批没有题款的画稿,同样鲜明地刻印着他求变革的思想,他对桂林山水神韵之悟,开始触及“笔愈简而气愈壮,景愈少而意愈长”(关同语)的化境。很可惜,他在变法的关键时期,在画室千峰万壑楼中倒下长眠。是年,66岁。66岁应是大彻大悟的年岁,是仍然充满艺术创造力的年岁,他完全可以在桂林地域之外更大的天地里,汲取中华文化的精神来表现他的艺术活力。如果他再迈进几步,在更宽阔的领域投入他的精神与力量,他应该是国内画坛杰出的一员。
       他为桂林山水画的形成与发展所作的开拓和创造性努力,是桂林地方文化的一笔宝贵财富。六十年代后他奋力跳出传统规范的圈子,构建起自己的笔、墨、色、点、线、面的技法系统,确立了苍润、俊秀的画风。他不断向桂林山水至美的真境作探索。当然,他的开拓创造始终源于生活,始终吸收民族传统的营养。他知道坚实深厚的基础在这里。因此他效荆浩之太行,范宽之终南,黄公望之富春,将自己融入桂林山水之中,作细微的观察,汲取其精气,然后有所想、有所语,以至有所新,有所为。以他执着的追求和开拓精神,创造了自己在桂林山水画的表现形式和法则,构建了他自成体系的艺术观点和绘画风格。他笔下的桂林山水画蕴涵着他的美学认识和理解,表现了桂林山水自然本性的律动与意韵,从而确立了桂林山水绘画意识,为桂林山水画的形成作出了开拓性,奠基性的贡献。他力图倡导画桂林山水画,以他的艺术实践开创和传播了桂林山水绘画意识,作出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
       正因为以上这些方面,所以,如果将桂林地方以桂林山水为专门描绘对象的桂林山水画的发生、发展,作为至今还在持续的历史来看的话,叶侣梅无疑的是这一历史发展中关键的人物。他的全部贡献,在于为桂林山水画的理论和实践作出了开拓性、创造性的努力。如果桂林山水画作史而论的话,那么叶侣梅先生应该以这一独有画类的奠基者的身份而占有重要的地位。在叶侣梅之前,桂林地方的桂林山水画尚待研究,而自叶侣梅之后,桂林地方的桂林山水画才形成一种气候,才汇成一个画群,才有充满希望的延伸。如果今后,桂林山水画最终在中国山水画中作为独立的一种而树帜的话,它的开山之功仍然是叶侣梅的。
         在他逝世后,只要谈到桂林山水画,必然离不开要谈到叶侣梅。漓江出版社、日本赞交社合作出版,中国当代代表画家《名家画桂林》的大型画册,选入他的遗作两幅。《桂林山水新作选》刘海粟大师的序言:“以毕生精力画桂林山水的有广东人叶侣梅先生,惜天不假以年。在刚开始变化的关键时刻就病故了,生者死者都为之遗憾”。
        在1992年举办叶侣梅桂林山水画遗作展时,中国艺术研究院的柯文辉为画展撰写的前言:“不求闻达,但求江山之助。盈稿上万,端秀高於侪辈。先生学识博厚,绘事之外,诗、书、印皆擅。为人朴实、铁骨铮铮,落落不媚俗。尝与李可染先生扁舟写生,以苦为乐。交友忠厚朴讷,授徒寓爱於严,有长者风。晚期变法,神达意到,已臻化境,呈大家风范。惜未享遐年,明者一叹!”。
       现在,叶侣梅的弟子们为纪念老师,同心协力即将付梓出版的《叶侣梅桂林山水画集》,由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原所长陈绶祥撰写的序言中,有这样的一段叙述:
       在二十世纪国画山水画关于桂林山水的描述中,有三位老先生是不应当被忘记的,大家都知名的有李可染与白雪石,而叶侣梅先生却被人知之甚少。不同的是李可染、白雪石居京城,有较高较广的美术层面与较大知名度,他们也借着桂林山水逐渐被认知而更加成就了他们的画名,成了画桂林山水的代表画家之一。而叶侣梅则不然,他比可染、雪石先生更早投身于桂林山水中,他没有更高的名望地位,也没有自己固有的国画法式,他只凭自己的生命感悟去找寻桂林山水的画法,企希从中找出一些时代的、画桂林山水的基本的国画画法。加之他过度受累而在66岁就逝世,因而,他更多的成就了桂林山水诸多画法的尝试、探索,其成功定式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未能被广泛见识认知。对于这三位画家来讲:与其说李可染、白雪石成就了桂林山水画,则不如说桂林山水成就了李可染和白雪石的国画,而叶侣梅则在对桂林山水画的探索中走得更早、行得更宽、坚持最久,他是为桂林山水的国画化而生而死的,我们不难看到,如今更多画桂林山水的年青国画家们,他们的画作中自觉不自觉的应用着叶先生的许多笔墨与构图因素,却很少见到可染先生与雪石先生的独特机杼。这也许才是叶先生值得骄傲与欣慰的,后人在画桂林山水中真正记住了他,这个桂林山水应当感谢的为之付出一生的精灵。当桂林山水画在国画中真能成为独树一帜的派别时,人们一定会从记忆中搜寻到为此做出努力的先贤,这其中必定有叶侣梅这个响亮的姓名。
       叶侣梅的桂林山水画艺术,影响了那个时代,影响了一大批人。他对桂林山水画艺术作出的探索,为后人留下了不朽的典范。
       为爱湖山住桂林,丹青挥霍工毛侵。
       相逢一笑怜疏放,阳朔风光马夏心。
       这是广西文史馆员周游先生给叶侣梅题的诗,赞颂他对艺术执着追求的抱负和豪迈宽厚的胸怀。他的这种超然物外的清逸气质和高深的艺术素养,使他的艺术风格趋于纯净凝炼,充满着睿智的长者之风。他崇尚“空灵”这个中国古老哲学的说法,从困扰中超脱而出,净其猥琐之气,创造出一种清纯明净的意境。他为追求人生和艺术的真谛的激烈而专注的感情,使他的灵魂和艺术升华到无尽的境界。他的人品和画品,莫不启迪我们丢掉急功近利的念头,去脚踏实地的作出自己的开拓和创造。
叶侣梅的弟子们请中国艺术研究院柯文辉先生撰写的叶侣梅墓志铭记载:
       参悟造化,出形入神,更识峰孤隐脉,波断意联,四时阴晴,朝暮云烟,似无理而涵大道。于是师心剪接,笔韵缥渺,开终身画桂林山水先河。晚岁变法,天不假年。而排难救急,仗仪执言,识与不识,咸敬其德。
       铭曰:山藏画魂,墨寄漓水。佳士忘身,殉艺不死。降帐春深,千朱百紫。古哲恋画,不过如此。
       叶侣梅的全部作品是他人格、生命与桂林山水大美的结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