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1. 1一代寄漓江 笔扫烟云画卷
  2. 2桂林山水的雄险美(刘益之
  3. 3彩墨当空 笔底无尘(吴治
  4. 4师人、师物、师心(唐菊
  5. 5读雨根的画——心胸开阔
  6. 6浪漫而充满激情的老者 (
联系我们

    桂林穿山书画院

    电话:0773-3878056

    手机:15307739968

    传真:0773-5867669

    Q Q:748928408

    邮箱:748928408@qq.com

    所在地址:桂林市七星区穿山小路55号

关于画家

野菊开到天尽头 (皮志忠)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 :2010-02-01 10:17 浏览次数: :

       对于一个通过个人努力取得成功的人来说,出生在平民家庭是人生的良好开端。皮志忠正是有这样良好开端的人。他在青少年时代有幸建立了绘画这种大家都认为不错的爱好。没有任何幻想和浮华的干扰,他将这个爱好保持了五十年之久,成为一个成功的画家。在她的诸多会话里,我印象最深的是那野菊花儿。在山坡上,小溪边,悬崖下,一朵朵,一丛丛,迎着料峭寒风,面对阳光嫣然而笑,自在、自信、自然。虽然生存条件有限,但她不务繁花;虽然能力不大,但她不放弃追求。地质学时代的悬崖、生物学时代的野菊与人类学时代的向往,在画家充实的画笔上实现了心灵沟通。野菊花的精神,折射了画家自身的命运和艺术灵魂。
                                                                一
   皮志忠出生在天津市一个世代平民的家庭里,祖祖辈辈没有人沾上绘画爱好。上世纪五十年代,他上小学时因喜欢看连环画而爱上了美术。这种无来头的爱好说明画家是受天赋的驱使。从此,她奠定了追求美的信念,为人生定下了艺术基调。初中时,他喜欢语文、美术课。到高中进入南开,这是名牌学府,那种人文气息和学习氛围使得绘画爱好有增无减。他定决心将来报考中央美院。当时南开中学的学生社团活动十分活跃,他加入美术社,几乎学习的精力都投入到美术社里。美术社结识了许多画友,有不少后来成为名画家。这是共和国还年轻的时候,千千万万个青少年形成了抢食太阳的潮流,他们积极向上,热爱光明,皮志忠很自然地进入了为美好而画的角色。他当时得到直接向天津书画名家孙其峰先生请益的机会。确定以花鸟画为主攻方向,不断向孙先生请教。在一个共产主义意识盛行的环境下,学生是有师必求,画家是有教必诚。孙先生每次都很客气地给他点评画作,还送他一叠自己的画稿让他临摹。这使他大受鼓舞,在同时他又到花鸟大家张其翼和李昆璞先生那里,亲承磐咳,执弟子礼。他过着绘画共产主义生活,转益多师,画艺长进很快。高中毕业之际,画家梦受到人生第一次挫折;那年中央美院不招收绘画专业。但挫折并没有“抽出”他的人生爱好,他仍决意自学绘画。
   进中央美院的机会虽已错过,但仍有其他选择。也许由于年轻,他却走进单位参加了工作。两年后之便调到桂林。来到桂林,面对美丽的桂林山水,他笔耕不辍,勤学苦练,从此翻开了自己人生新的一页。
   从桂林到阳朔的耸峰错落、网原镜水、光景交叠的地理环境置换了他的灵魂。他怀着对艺术的真诚,以漓江之水为母乳,经过辛勤耕耘,渐渐形成自己明亮、不是而隽永的绘画风格。他一边工作,一边学画。后来,拜山水画家叶侣梅先生为师,学到了不少绘画技巧,这在他从花鸟画向山水画拓展中起到启蒙的作用。
   但是好景不长,文革发生了,中华民族开始了持久的自我摧残的岁月。画家与所有的人都被一种有驱逐感的洪流卷进爱恨情仇的人格实验场中。文革毁灭艺术,侮辱艺术家,也在玷污祖国的历史。在文革的动乱种中自己多年外出写生和拜师交友收集的大量绘画作品被洗劫一空。这是又一次沉重打击,但他与上次一样,暗暗下定决心,决不放下画笔。他利用“运动”低潮的生活间隙,躲进小楼,为自己寻找一个与时代隔音的空间,暗暗地绘画。
   正是十年“偷画”生活,十年景观社会,十年体验人生,十年体悟画理,促使他形成了“静观”的艺术哲学理念。没有间断的对绘画的探索,使他收益良丰。文革后期,炮鼓渐息艺术复苏,桂林市成立第一届美协之后,他来连续两届当选为理事。后来又任桂林职工美协主席多年。从1972年开始,他先后发表了几十幅作品,参加过几十次展览,德国十多次奖项。野菊花等作品陪伴画家远到异国他乡,到越南办画展,到日本办个展和讲学,一时成了广西著名的画家。
                                                                   二
   皮志忠绘画暗含平民角度,走笔之际必定牢记60余年安平乐道的生活,他的绘画不跟风谀时,心底透明、笔调闲逸、感情平和,独立而自成地表达了一种古典艺术精神与现实主义相结合的境界。
   皮志忠学画之初,正处于中国还不那么玄虚的年代。大石门都好端端的活着,他们教给皮志忠的,首先是向中华文化博大精深的传统学习。在不远的过去,中国人习惯认为在继承中寻找自己和自由就是艺术。先有继承,事物的社会意义才能确立。后有创造,事物的个人意义也就确立了。艺术就存在于社会意义与个人意义之间。正因为如此,皮志忠一生中临摹了许多前人作品,为自己大虾坚实的传统功底。
   按照古典艺术精神理解, 国画是高雅、斯文与意味的语言,是高尚社会、文人,以丰富的古典文学为教养要件的人文语言。皮志忠绘画,始终坚持古典艺术价值观。他从来没有放弃过对中国古典文学的钻研,坚持走技法、学养、人格三位一体的人文主义艺术道路。他的画以静态传神为主,山水、花鸟,一笔一划均透出一种雅致,一种洁净。20岁时画的工笔牡丹、荷花、流香溢彩,对荷叶那种绿底白膜的刻画,置牡丹如火如荼的花盘于有分寸的渲染之中,标到了画家绘画的浓郁文学意味。
   中国古典过话中保存着一种有机的纯粹,国画的纯粹是衡量中华民族力量与品质的尺度。但是,晚清以来的反传统思潮、五四以来的暴力时尚、改革之后的杂拌主意,使许多国画沦为政治工具、升斗骗术和撒野使性的狼藉记录。皮志忠并没有追风逐流,他严守的是中国传统艺术精神的美德,以严肃认真的态度绘画,保持着对古典精神的执着。正是这样,他的一批以山、水、船为组合要素的创作、静穆、空灵、简净、自在,有一种坚定不移的古典美。
   在中国古典美学之中,“静观”是一个重要的艺术哲学范畴。在没有现代科学理念的古代,主体要保持绝对平衡的状态以应对客体,重中找到一些重要的形而上的关联。按照认识的角度,“静观”世纪上是“静”观,可以客观地排除功利对艺术的干扰,使思考在一定程度上进入抽象层次,改善艺术家对宇宙、社会、自然和人的认知品味。皮志忠不是哲学家,他是通过文革特殊环境中的人生实践,继承、培养和升华了自己的景观艺术理念。他认为“静观事中国绘画艺术的终极审美观照”,主观上要求并且客观上实践:“在贴近自然描绘自然之中追求神韵,达到物我神交物我两忘,崇尚‘天人合一’的理想境界。”静观的对象是宇宙、社会、自然和人群,是一个活生生的现实世界,因此他也就顺理成章地通过静观,把古典艺术情愫引入到现实主义之中。
   画家长期生活在青山绿水的环境中,为他实现古典艺术精神与现实主义结合提供优越的条件。他的画总是在人们习见的、不经意的食物中悄然命笔,一束鲜花,一道小溪,一片崖石,一叶落帆之舟,遇到什么使内心惬意的景物,他就画下来。他的画很平常,是一种十分诱人、洋洋自得的平常。他的代表作《秋声》就是一个一束很成功的例子。他选择的体载是句话,使人们很自然地想到中国画的爱菊传统,想到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诗句。自古以来,菊花被无数文人骚客所推许,作为“四君子”之一,在中国古今画坛上都居于经典题材的地位。但是画家没有画一般的句话,而是画野生状态下的菊花。把人的爱菊花情节上溯到纯真的原生态之中。他也没有让诗人在菊花旁吟咏,而是让菊花自己在悬崖下吟唱,平增了一种傲岸的气氛,以群体隐喻个体,以视觉移置听觉,以情趣还原情结,以自然象征自己,深刻地发掘了天地、生灵和自由的关系,表达了一种人类在极端条件下向往阳光的“野菊精神”。
  皮志忠在坚持古典艺术精神与现实主意结合的过程中,主张绘画必须有坚定的传统技法基础。他看不起有些人以张扬创新为名糊涂乱抹来唬人的做法。他以为在中国搞前卫是容易的事,因为90%的前卫艺术家不是真懂前卫,仅仅是为了回避从事主流艺术所要付出的艰辛努力。所以他对创新采取审慎的态度,认为创新是水到渠成的过程,只有技法,理念和意境达到完美融合、自然天成的创新者才是真正的创新。他坚持的古典艺术精神与现实主义结合,为他的创新提供了许多可能。细看他的画,却是有不少饶有新意的绘法。他画的《晚泊图》,通过舒展摇动的曲线,交叉飘拂,使桂林千山万峰聚焦在一个视网膜之上。而山边几丛翠竹,三两归舟,一泓绿水的的配置,取得远近互照、虚实相生、动静对参、情景交融的浪漫主义情调,不能不承认这是一幅根柢深厚而创意弥漫的杰作。
  皮志忠属于写意风格的山水画家,他常到漓江两岸写生。清尊润秀又雄伟挺拔的桂林山水使他有着不同的感悟,这些不同感悟又在他掌握的传统笔墨之下表达出或清秀怡人或远旷达的秀丽漓江景致。画家的知识修养与个人素质秉性往往制约着画家本人对笔墨精神内涵理解的深入程度。写生之外,皮志忠努力探求古今画理、广学博览,不断完善个人的尝试素养和提高作品的艺术品位。对生活的感悟与对大自然的追求,心手相应,体现他在诸多作品当中,作品《唐人诗意》两幅立式山水用笔凝练潇洒,点线面的皴擦组合严谨而富有情趣。一树一石用笔圆润挥洒而不刻露,将传统绘画精神与现代审美格调、情趣完美地结合起来。封面一幅斗方漓江山水《夏至》是在兴坪写生而得,这幅作品用了传统笔墨语言,将远景的山脊以坡一壑皴擦得清旷而平和,近的大坡、彼岸以豪放的大块石纹行程线与面对比变化。漓江水面压得很低,突出了天高气爽的雅逸与静穆的怡人意境。画漓江最难画竹。尤其大片的凤尾竹林,画好较难,但这恰恰是组成漓江山水传神之美的重要元素,许多画家画里漓江时有意避开不画,皮志忠通过反复写生揣摩后而提炼出一种自家画竹的风貌,受到好评,十几年前就曾引起北京某著名画家的注意。在《正午的阳堤》一画中,又以娴熟灵动的笔墨皴擦点染,收放自如,一气呵成,描绘出正午光照之下阳堤对岸的幽黑山体,及远景融入阳光之中的迷蒙山影。山体的黑色与阳光下的丛树、江岸、渔船相呼映衬、波光粼粼,给人以雄阔与秀丽的融合之美,耐人寻味。
 
  在当下美术界中形式轻内容,中笔墨轻意境的风气之下,写生被轻视,一些画家有了自己一套“程式”,便远离了生活。皮志忠申明此理,几十年来从写生走出来,以大自然为参照,放名山大川,以多变的笔墨语言描绘祖国各地不同地域的秀丽山川,他认为不同点山川地貌要以不同的笔墨语言去表达。她要求自己的作品首先要形似、以形传神、以神达意。作品中《海南三亚小景》、《桂林东山村》及漓江两岸作品都体现了他不仅有笔墨动力,写生能力,更有敏锐的观察力,丰富的表现力,把不同地域山川的风貌通过自家笔墨表达出其各自不同的韵律,节奏,山神水韵。近几年他在创作活动和教学工组中研读古人名作,对古今名家大师的作品有更深的感悟也影响了他的笔墨形态发生着变化,在对生活的体验之中寻找古人笔墨的出处,形成了他即保持了传统的神韵,又是现代笔墨语言的山水画风格。在在他的作品面前,感受到一种平静、祥和、澄明与悠远。观他的画你不会感到纷乱与紧张,一树一石,一云一溪,恬淡而简约,带你进入和谐优美,静穆精深的意境之中,引发你的思绪,神游画外。
                                                                  三
  从天津到桂林,从微观的花鸟到宏观的山水,皮志忠孜孜不倦地追求着清醇雅正、淳朴天然的花鸟画艺术境界与和谐幽美、静穆精深的山水画艺术境界。在当今中国画坛上即善长山水又善长花鸟的画家为数不多,而能将花鸟画与山水画都画到一定水平和高品位的画家更不多见。皮志忠就是这样一位执着、勤奋、默默耕耘的艺术家。就是他的“野菊精神”。他几十年做人和绘画生涯只有一个主题词:真诚。
   所有的人都能感觉到,在改革开放的三十年中,中国艺术节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但皮志忠始终心中有数,如果自己要走艺术之路而想看见阳光,坚持道德纯洁是一个必备的条件。他在朋友中美好、固执而自为的道德表现首先是他没有大师欲望。在中国当代画家之中,有一大批注定不能成为大师的人,但却注定想成为大师。他们把一辈子的追求都放在做大师梦上,使对大师的追求成了终生职业。这帮大师职业追求家用等待运气到来代替艰苦攀登,用自己杜撰出来的未来和伟大指导现实人生。皮志忠认为成为大师的想法是痴心杂念,了无意思。他给自己的定位就是一个五十年来从未辍笔的真诚画家。虽然他的许多获奖评语可以勾起人的许多欲望,但他从未动心。展示名人题词和名人合影是沾染大师名望的一个脸颊方法,一些人的画集成了合影集题词集。但皮志忠出画集,几十年的合影题词一概不用。
   他也没有太多的名利欲望。所有的画家都想取得艺术成功,赢得全社会的认可,但这与艺术投机份子对名利的疯狂追求无关。当今,在一个思想上尚由混乱主导某些领域的社会里,画家转移对艺术精神的效忠是增加人生机会的一个不赖的方法。一些画者不把耐心集中在艺术探索上,而是寻求更巧妙也更令人不屑的“成功之路”。皮志忠觉得要成为一名艺术家,首先要作好一个人,一个有知识素养,有良好品德,堂堂正正的人。他坚信复杂的创作经验背后,真诚唯一。他仅仅是通过绘画来回味人类的纯真,并把这种纯真通过作品传达给观众,把传统的笔墨巧妙地融入对山水意境的把握之中,所以他的作品具有较高艺术品位受到专家和同行们的赞誉。      
   他更没有太多的个性张。不善言辞,不论是办展还是笔会,他总是默默地认真进行笔墨耕耘。名与利对他的吸引似乎已经过时。他一辈子做的唯一的事是献身绘画事业,当一名真诚的艺术家。
   他也没有太多的生活奢望:一个平安祥和的小康之家,习惯于布衣蔬食加绘画的生活。年过花甲,尚无风尘才老之叹。在整个国家都商品化的今天,他一如既往地无偿为亲朋好友绘画。天津老辈的古道热肠在他身上还有点影子。阅世较深而不苟去就,退休后,仍甘当一位国画教师,诲人不倦。他的伟人、作画都只服从于诚实和善意,他的画也只能感动善良的人。
   正因为如此,我们愿意向皮志忠付出尊重,这种尊重具有真实而贴切的意义。给他的画以高度赞扬,我们愿意。因为这种赞扬既不做作也不需要令人头痛的斟酌。祝福也是必备的,对他的善良、宽厚、坚毅品格的祝福,祝福画册主人健康长年、生活安逸和艺术进步。我们还愿意把他的人品、画品和平淡而清傲的生活都比作那“野菊精神”,那秋风中的生机,那山野中的腴趣,可以安抚我们的灵魂。一切的认同、欣赏和感奋都化为一个心愿:
       野菊开到天尽头。
 
                                                                                   曹其文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一日于广州